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今天是黄家驹逝世28周年纪念日,他的墓前一定多出了许多鲜花和可乐。

谢霆锋说自己心情不好时,就开车去看看黄家驹,点燃三根烟祭奠,和偶像说说话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说来也巧,他的出生和死亡都发生在六月,上天和世人开了个残忍的玩笑,将他派下人间,又反悔似的收回。

一、从默默无闻到叱咤乐坛

黄家驹生命里的前十几年,和音乐无关,他最开始想当一名贝斯手,但是家里没钱,买不起乐器,梦想就被理所应当地搁置了。

黄家驹小时候就是个很倔强的孩子,他的弟弟黄家强说,挨父亲打时,他就算疼出了眼泪,也一声不吭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哥哥什么都好,就是太话痨了,不捂住他的嘴,他能和你讲一天的大道理。

1979年黄家驹中学毕业,父母对他唯一的期望就是养活自己,黄家驹先后做过推销员、办公室助理、电视台布景员等底层工种。

后来邻居搬家,在一堆垃圾里,黄家驹翻到了一个破旧的吉他,他如获至宝,拿回家洗干净了,送给一个喜欢吉他的朋友。

朋友没要,他欢欢喜喜地带回家自己用,黄家驹颇有些浪漫地说:“背上它(吉他)就像背上了一把宝剑。”

从此音乐江湖里,出现了一个执剑的少年。

黄家驹对乐理一窍不通,下班后自己在家闭关自学,弹了一阵子,觉得自己弹得不错了,入伙了一支地下乐队。

两天后就被赶了出来,对方说:“你弹的什么玩意儿。”

黄家驹气哼哼地回家,发誓一定要让他们高攀不起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他可以一整夜一整夜的练习,桌子上放一盆水,手指弹疼了,就放进水里舒缓一下,然后接着弹。

1983年,黄家驹开始组建乐队,招募队员的条件只有一个,对音乐有着绝对的热爱。

Beyond经过几次人员变动,最后确立为:黄家驹、黄家强、黄贯中、叶世荣。

在鼓手叶世荣的印象里,没出名的那几年反而是温馨自在的。

他和黄家驹当时都在一家保险公司上班,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,他穿好西装推开黄家驹的门,发现他就穿了个碎花平角裤,懒懒散散的打哈欠,然后两人很有默契的说服自己翘班,开始聊音乐玩音乐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晚上去楼下一家茶餐厅接着聊,一杯奶茶喝几个小时,续杯续到一点奶茶味都没了。

乐队练习的地方叫“二楼后座”,是个很小的房间,隔音效果很差,每次唱一会,楼下的老头就过来敲门让他们闭嘴,他们就乖乖的闭一会儿嘴。

有一次警察接到投诉,他们安静了一会儿又开始练,警察也喜欢摇滚,居然坐在旁边听,邻居郁闷死了。

1983年,Beyond参加山叶吉他比赛拿了冠军,开始有人注意到这四个孩子。

乐评人的态度是,四个中学生没一个有明星气质,一定红不了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1985年,Beyond自掏腰包举办了演唱会,他们举着十块钱一张的门票,和传单一起往路人手里塞。

结果演唱会刚开始,人就走了一半,他们最后亏了6000块钱。

为了这场演唱会,黄家驹一天打了五份工。

1986年,不死心的Beyond发了一张专辑《再见梦想》,依然反响平平,几个执剑少年,站在茫茫江湖中,不知所措,他们也许真的要和梦想说再见了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1991年,Beyond的声势达到了顶峰,他们在出名后,怼四大天王,骂香港乐坛,抵制一切和音乐无关的东西。

四个愤怒的小孩子,站在了全香港音乐人的对立面。

罗大佑说:香港除了黄家驹,没有音乐人。

二、不愿做木偶的天王

Beyond是在签了公司之后才火了起来的。

1987年到1988年,他们先后发了《亚伯拉跳舞女郎》和《现代舞台》两张专辑,在公司的干预下,加入了许多商业元素。

最开始追随他们的粉丝,气愤地批判他们背叛了摇滚,然而这两张让他们众叛亲离的专辑,也打水漂了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黄家驹连换琴弦的钱都没有,初恋说,我和音乐你选一个,黄家驹的答案不言自喻。

公司下了最后通牒,第三张还红不了,你们就滚蛋吧。

1988年,专辑《秘密警察》发布,其中一首《大地》以不可抵挡的态势杀进榜单,位列电台排行榜第一。

《大地》的问世标志着Beyond风格的成熟,即思考与批判。

当时全香港的音乐人唱的几乎都是情歌,100首里有99首都是关乎爱情,而《大地》说的是民族与历史,唱的是中国情结。

乐评人说,《大地》的成功无非是大家一时新鲜罢了,热度很快就会过去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后来他们的脸都被打肿了 ,其实黄家驹并不排斥写情歌,《喜欢你》就是他写给初恋的,只要是真情流露的东西,他都愿意去尝试。

他认为音乐不仅仅是情情爱爱,国家、历史、人文、宿命,这些广泛而深刻的主题,才是黄家驹想去探索和讨论的东西。

他是个很有野心的人,但公司却忽略了他的胸襟,两眼只盯着市场,不停地让他上综艺做宣发,玩各种无聊的游戏取悦观众。

1990年,他写了一首《俾面派对》,自嘲自己成了名利的傀儡,被钱绑架了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1991年,他跑到非洲去做公益,听说了曼德拉的事迹,写了一首《光辉岁月》:

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

迎接光辉岁月

风雨中抱紧自由

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

自信可改变未来

问谁又能做到

即使送给曼德拉的 ,也是在给自己加油打气,他们和公司的矛盾在其后到达了顶点。

黄家驹在一次采访中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话:香港没有乐坛,只有娱乐圈。

他说四大天王一味讨好女性歌迷,这不是做音乐的态度。

他说:“我不愿意做木偶,对人强颜欢笑,音乐人只要做好音乐。”

然后他就去了日本,重新开始了他的音乐征程,只是这一次,是永别了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1993年6月底,黄家驹在日本做节目时,从舞台上摔了下来,后脑勺着地,昏迷了整整六天。

歌迷们守在医院外,叠千纸鹤为他祈祷,日本电视台以几个小时一次的频率,转播他的情况。

据说他在离开之前,握着弟弟的手说:疼,保重。

这是他留给人间最后的话。

三、黄金时代远去,经典永垂不朽

在日本的日子并不好过,Beyond没什么名气,一切都要重头再来,拼搏了十年,四个孩子又回到了原点。

他们租了一个很小的房子,用脚可以碰到任何地方,在日本粤语歌几乎没什么市场,签下他们的老板,每天让他们学日本歌手怎么唱歌,学日本歌的风格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暴脾气的黄贯中质问他:当初签下我们这支香港乐队,现在又让我们去学日本人,你想让我们都精神分裂吗?

在郁郁不得志的日子里,黄贯中每天骑脚踏车,去附近影像店租影碟,一天半懂不懂地看四五部电影,手边就是酒瓶,以前滴酒不沾的他,开始借酒消愁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黄家强整日打电动,一觉睡醒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只有黄家驹没有消沉,他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力,一晚上能写十首歌,《长城》和《农民》就是在这一期间写出来的,都是来日本前,在北京的所见所感,浓浓的思乡之情。

日本公司也开始让他们上综艺、做游戏、宣发,黄贯中怒骂道:“还以为来日本就不用做游戏,原来这里比香港市场更企业化。摇滚是一个假象,比香港还烂,我们变成砧板上的肉了!

然后悲剧就发生了,黄家驹离开得太仓促了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就在不久前,他还在香港和歌迷保证,只要手没有弹废掉,Beyond就会一直唱下去,音乐就是我的命,没有音乐我会死。

Beyond是在黄家驹的庇护下成长起来的,乐队刚刚出名时,有人私下让黄家驹脱离出来

单独捧他,因为他最有巨星范,但他拒绝了。

他说Beyond是一个整体,乐队不是传统的一主唱三伴奏的形式,每个人都有当主唱的时候,黄家驹公平的给予了每个人表演的机会。

离开黄家驹之后,Beyond迅速被市场淘汰,2005年正式解散,队员们在若干年后甚至反目成仇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Beyond像个灰姑娘,黄家驹就是那双水晶鞋,只是十二点钟声一响,童话就落入凡间了。

就算活到今年,黄家驹也不过59岁,28年的分别,竟让香港摇滚的黄金时代,变得如此遥远而缥缈。

如果你还怀念那个时代,就想想黄家驹吧,他是什么样子,时代就是什么样子。

从被嘲红不了到乐坛传奇,从巅峰到解散,黄家驹与beyond的喜与悲

如果你舍不得那个时代,就多听听他的歌吧,千万不要小看回忆的力量,思念的厚度是可以叠加的。

聚沙成塔,集腋成裘,一粒一粒的微尘会垒成巍峨的泰山,在时间的风沙里,永垂不朽。

展开阅读全文

投稿时间:2021-09-28  最后更新:2022-08-19

标签:曼德拉   乐坛   永垂不朽   黄金时代   日本   香港   音乐人   巅峰   吉他   摇滚   大地   乐队   传奇   专辑   市场

1 2 3 4 5

上滑加载更多 ↓
推荐阅读:
友情链接:
更多:

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,仅用于学习交流。如有版权问题,请与我联系,QQ:4156828  

© CopyRight 2020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71396.com 闽ICP备11008920号-4
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4903号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