却把青梅嗅

却把青梅嗅

朋友从南方寄来了一包梅子,好大的包裹,取来打开,但见一只只青梅青莹莹、碧绿绿,睡眼惺忪,仿佛刚从江南的梅雨里醒来,一缕缕清鲜之气、清灵之韵袅袅而起,诱我情思荡漾。


青梅这种龙脑香科青梅属乔木,高大茂盛,多生在南国,早春二月盛开一树树素白、粉红或淡黄的青梅花,与杏花类似,但花香更为馥郁,清明前后花褪残红,累累青梅缀满枝丫。芒种时节,一串串的青梅泛出了微黄,可仍脱不了一层泠泠青绿,望上一眼,齿颊间如山泉水似的清酸,都要汩汩漫溢而出。


古时,酿醋还没有发明之前,人们都是用青梅之酸当作调味品的。《本经逢原》说:“梅花开于冬,而实熟于夏,得木之全气,故其味最酸。”先秦诸子在《尚书.说命下》中称:“若作和羹,尔惟盐梅。”可见,那时国人的调味品主要就是盐和青梅。盐负责咸,青梅负责酸,盐梅相辅,调和百味。


却把青梅嗅


想那青梅小巧青秀,枕的是山林里的日月星辰,听的是山谷中的流泉飞瀑,荡的是古木虬枝作的秋千,青葱的样子十分招人怜爱。古诗词里描写青梅的句子不胜枚举,如北宋欧阳修云:


四月芳林何悄悄,绿阴满地青梅小。

——《渔家傲·四月芳林何悄悄》


叶间梅子青如豆,风雨时时添气候。

——《渔家傲·四月园林春去后》


北宋词人贺铸贺梅子说:


试问闲愁都几许?

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

——《青玉案·凌波不过横塘路》


南宋范成大曰:


叶底青梅无数子,梢头红杏不多花。

——《题张氏新亭》


青梅幼时倒像个不谙世事的顽童吧,若不然怎会有“青梅竹马”之说呢?诗仙李白在《长干行`其一》里吟道:


妾发初覆额,折花门前剧。

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

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。


我那时的鬓发刚盖额,你好像剃着葫芦头,我们一起折花做游戏。你骑着竹马跑过来,我们一起绕着井栏,互掷青梅为戏。小孩儿家没有什么猜忌,青青涩涩的我们,一如枝头摇曳的青梅。而在唐代另一大诗人白居易的长诗《井底引银瓶》里,青梅宛若初恋,就有了彼此的相思:


妾弄青梅凭短墙,君骑白马傍垂杨。

墙头马上遥相望,一见知君即断肠。


我在矮矮的短墙旁斜倚着青梅树,看见你打马从白杨林里而来,墙头马上两两相望,脉脉含情相思长。


却把青梅嗅


家乡是不生长青梅的,有的是那一树树的青杏,我常要摘了青青杏子,学着“千古才女”易安居士的样子,“却把青梅嗅”,不过人家说的是女孩儿那种娇羞的情态呢。渐渐初成的青梅,总有着说不尽的娇柔,在薰薰和风里摇曳着的风姿飘荡着绵绵韵味,所以情窦初萌、相思浅浅的小女儿,总要“捻”青梅、“嗅”青梅、“打”青梅,借以表达那种说不清、理还乱的心绪。


贺梅子的“羞泪下,捻青梅。低声问道几时回”,李清照的“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”,南宋末吴元可的“幽绪一晴无处著,戏打青梅”......少女的那种娇羞与缱绻,皆借着一枝青青梅子显露出来了。


青梅那种独特的风味,决定了它可入馔,可鲜品可制酱可榨汁,最美的,当数泡制、酿制青梅酒。古人深谙其妙,古诗词里青梅酒的韵味总让我们品之不尽。宋词婉约派著名词人晏殊最爱青梅煮酒,他在一首《诉衷情》里说:


青梅煮酒斗时新,天气欲残春。

东城南陌花下,逢著意中人。


青梅煮酒一定要趁着新鲜,不然时令一过就没了风味。最为快意的,莫过于我在郊游赏景时,遇见了意中人,唤她来一起品味青梅酒吧,谈谈情、说说爱,岂不更美!北宋大文人苏东坡说得更透彻,他在《赠岭上梅》中云:


梅花开尽百花开,过尽行人君不来。

不趁青梅尝煮酒,要看细雨熟黄梅。


梅花开时,你没有来;青梅酒熟,你杳无音讯;难道要在梅子黄时,我们一起淋一场霏霏梅雨么?


北宋谢逸的境界更高,他要


谩摘青梅尝煮酒,旋煎白雪试新茶。

——《望江南》


晁冲之则在浅夏的梦里品味:


重来一梦,手搓梅子,煮酒初尝。

——《玉蝴蝶·目断江南千里》


南宋的陆游更喜欢在清凉如水的绿荫里,聆听清灵的鸟语品酒:


青梅荐煮酒,绿树变鸣禽。

——《春晚杂兴》


煮酒青梅次第尝,啼莺乳燕占年光。

——《初夏闲居》


却把青梅嗅


而最为奇特也最是豪迈的,当属三国时一代枭雄曹孟德,他用青梅发明了“望梅止渴”和“青梅煮酒论英雄”两则成语。


“望梅”能口中漫溢清酸,如一汪汩汩涌出的清泉,顿觉消渴解暑,奇哉妙哉!青梅煮酒,试问天下谁是英雄?“惟使君与操耳”,霸气、豪迈,真伟丈夫也!


青梅不仅可食,品出那么多诗情画意,那么多奇妙故事,还可入药,疗病养生皆为佳品。《神农本草经》、《食疗本草》、《本草求源》、《本草拾遗》、《本草纲目》等古代医籍中,均有青梅入药的记载。其性味甘平,有下气、安心、止咳止嗽、止痛止伤寒烦热,止冷热痢疾、消肿解毒之功效,被誉为“凉果之王”“天然绿色保健食品”。


却把青梅嗅


而我更爱着青梅之青与清,可醉眼眸,可清浊气,可提精神。将朋友快递而来的青梅入玻璃瓮中泡酒,耐住性儿守上十天半月,青青梅子愈发鲜亮朗润,泠泠清气弥漫开来,令人神情为之一爽。及至入口,梅的清酸、清凉、清香,在唇齿在舌尖在喉咙氤氲回萦,那风味那风情,消了炎夏的燠热与浮躁,真乃“我有一瓢酒,可以慰风尘”!


当代作家白落梅说:“倘若是宋朝,我只愿做一个守着柴门篱院的农女。在春暖时节,种几树桃柳,等候赴京赶考的书生,拿自酿的梅子酒,和他们换几卷诗词......”呵呵,我只要篮青梅,一坛青梅酒,熏熏欲醉,醉倒在半卷唐诗宋词里......

-作者-

刘琪瑞,男,山东郯城人,一位资深文学爱好者,出版散文集《那年的歌声》《乡愁是弯蓝月亮》和小小说集《河东河西》。

展开阅读全文

投稿时间:2021-12-29  最后更新:2022-09-27

标签:青梅   梅子   墙头马上   本草   竹马   词人   古诗词   意中人   梅雨   江南   娇羞   南宋   北宋   美文   梅花

1 2 3 4 5

上滑加载更多 ↓
推荐阅读:
友情链接:
更多:

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,仅用于学习交流。如有版权问题,请与我联系,QQ:4156828  

© CopyRight 2020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71396.com 闽ICP备11008920号-4
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4903号

Top